夏萝莉碧溪古中华好养生于洋简历镇飞出的光复英雄

时间:2019-12-22 05:20:06 作者:admin

“原来庾澄庆的祖籍就在这里啊”,汉服姑娘们搞完了写真创作,有说有笑地飘出庾家故居。

俯瞰庾家故居。(丁子凌/图)

“这个我认识,尼日利亚也有!”哥俩的目光扫过特产摊上成袋的紫米、茶叶、菌干……不约而同落到火红的干辣椒上。站在巷口,他们张开双臂,似乎试图丈量其狭窄幽长。走进一座古民居,见庭院如此宽敞,两人提议带大家跳一支非洲舞蹈,本来鼓了半天勇气想讨合影的围观者,此刻反而纷纷羞怯地退缩了。

这对黑人双胞胎兄弟在碧溪古镇引起阵阵骚动,不过看热闹的多是游客,碧溪当地人对外国面孔早已见怪不怪。自从2005年云南墨江县开始举办国际双胞胎节,这座距离县城约十公里的古镇,每年都会迎来世界各地的双胞胎嘉宾。2019年节日被安排在11月底,天气微凉,热度不减。

流连于特产摊的尼日利亚双胞胎兄弟。(丁子凌/图)

穿过刻着“碧朔”二字的城门,先被城门口“碧朔和事会”的牌匾吸引了去。门关着,屋前置一张下象棋的方桌,墙上用毛笔字写着“不欺生,和为贵”的和事会宗旨,此地重商轻农的传统可见一斑。“碧朔”即“碧溪”,更名百年之后,旧称仍在使用,追忆着曾经作为明代恭顺州治所的繁盛。

“恭顺”之名,是向哪位皇帝献媚?永乐三年(1405年),明成祖朱棣称帝不久,远在西南边陲的傣族土官那荣,赶着大象踏上其父20年前走过的路,千里迢迢进京朝贡。永乐帝一高兴,升“元江知府”为“元江军民府”。那荣回乡立马设“恭顺州”以表忠心,这还不够,又把治所从他郎寨(今墨江县城)迁至碧朔,只因这里有许多朱元璋时代卸甲屯田留下来的汉族遗民,他们跟随傅友德、沐英征伐云南,对朱家感情颇深。

既是恭顺州治所,城池规制自然不可敷衍。碧朔曾筑有一圈城垣,青石板铺就的主街呈十字形延伸,连接四座城门。直到嘉靖十二年(1533年)撤州,历时127年之久。清末民初,因茶马古道穿城而过,碧朔再次兴盛,大体格局得以保留至今。城墙早已不在,城门仅存一座,矗立于古镇中心的八角楼被修复一新,沿着木梯盘旋登临,凭窗四望,错落的黛色瓦顶间,一方方天井守着三坊一照壁、跑马转角楼、“一颗印”等风格的古民居,其中不乏几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碧溪古镇错落有致的民居。(丁子凌/图)

碧溪古建筑保护最大的挑战恐怕是地震,墨江地处两条断裂带交会处,地震频发,2018年9月8日刚刚经历了一场5.9级地震。李秀山宅看起来已经修缮妥当,大红灯笼高挂,门上贴着的地震受损警示应该是忘了撕去。何家大院则闭门谢客,窗前几位工人正在搭建脚手架,准备给老宅做一场“小手术”,看着他们把钢管从城门外一根根扛进来,隔壁特产摊的老板娘毫不客气地上前嗔怪道:“我们就靠这两天过节做生意呢,你们来搞得到处都是灰。”

何家与李家两座宅院分别始建于1906年和1941年,这两个家族都来自石屏,先以淘金起家,积累到原始资本后,跑马帮做生意,赚了钱就回乡盖起深宅大院,这是碧溪人司空见惯的发迹之路。从何家门缝里瞥见院内敞亮的大客厅,楹联横批的“高朋满座”想必是当年这些富商家里的常态。据老人讲,解放时村里的地主有70余户之多。

修缮一新的李秀山宅。(丁子凌/图)

朝南的主街上,十余张餐桌占去半条巷子,乍以为是当街摆流水席,却见大人小孩捧着的都是白花花一碗。不断有游客模样的人慕名而来,毫不迟疑地点上一碗豆花和豆浆——原来是家连招牌都省了的豆腐坊。祖辈传下的手艺,使后代足以养家糊口,也让古镇保住了市井喧嚣。

豆腐坊隔壁便是2008年在原址重建的庾家故居,碧溪最引以为傲的所在。这里曾设碧溪绘本图书馆,如今三间敞开的屋子里空空荡荡,所有能利用的墙面都贡献给了墨江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,从哈尼族的牛皮鼓舞、祭寨神林习俗到叙事长诗《敏编咪编》,从麻脆到紫米封缸酒制作,正看着,几个身穿汉服的姑娘飘进院里,与哈尼族以蓝黑为底色的繁复服饰争艳起来。

故居真正的主人反而被冷落了,只有门口一张展板简要介绍了庾家三兄弟的生平。后来翻看《共和卫士:庾恩旸》一书,方才揭开这位滇军名将传奇而短暂的一生。书后所附《庾恩旸光复事略》是他应邀所著的自传文章,当时刚过而立之年的他,已经以贵州军事代表身份入京,任总统府军事咨议官。

庾恩旸戎装照。(南方周末资料图/图)

他的青少年时代是鸡窝里飞出金凤凰的励志故事,“幼失怙恃,家贫,依兄苦学”。庾家系出湖广,随黔宁王沐英迁至云南。庾恩旸儿时家道中落,靠长兄恩荣扶持,先后求学于普洱中学和昆明高等学校,适逢云南始有官派留日学习军事之举,成绩优异的庾恩旸入选,与日后并肩作战的唐继尧成为同窗,共赴东瀛。

他在自传中写道:“时同盟会设本部于东京,恩旸亦列名党藉,初不顾清侦伺之严密也。时云南路矿权将为外人攫取,风潮激烈,遂集同志,创刊《云南》杂志,以为开导社会,保障人权之先声。”这本创刊于1906年的杂志,是同时期发行量仅次于《民报》的革命刊物。大概从那时起,庾恩旸便已显出文武双全的气质,在身处乱世、戎马倥偬之余,一生写就十余本著作,多为事件史略和人物传记,另有一本《庾枫渔诗集》,还给自己取了个浪漫的别号——墨江枫渔。

学成归国后,他先从培养人才着手,任教于讲武堂,“无论讲堂操场,除教授学术外,苟有机会,即力阐民族主义”。1911年,武昌起义一枪打响,诸省观望之际,同仁犹豫之时,庾恩旸愤然表态:“大丈夫不可因人成事,况临难苟免乎?”几经波折,农历九月初九,昆明成功爆发“重九起义”。数年后,云南诞生了第一家卷烟厂,将生产的香烟品牌命名为“大重九”,其创始人正是庾恩旸的弟弟恩锡。

1915年,庾恩旸被派巡阅普防各属,顺道荣归故里,还给家乡改了个名字。传说中的改名原因很有趣,当时达官显贵喜以籍贯相称,这个文学青年嫌“庾他郎”不如“唐会泽(唐继尧)”听起来文雅,于是借纵贯全境的阿墨江取名“墨江”,沿用至今。考察结束后,他将各地见闻、整治意见等汇编为《云南普防巡阅管见录》出版,为后人了解民国初期滇南边疆的社会民生提供了详尽的参考。

庾恩旸总是身兼数职,不辞劳苦,虽偶与唐继尧意见相左,始终是他麾下的一员大将。然而1918年,正当靖国战争胜利在望之际,庾恩旸突然在贵州毕节遇刺身亡。对于死因的猜测和质疑至今没有定论,一说系四川间谍串通卫士所暗杀,一说纵情酒色的庾恩旸与小妾酣睡之际遭突袭,而幕后凶手正是派他赴黔的唐继尧,或因军中反庾者挑拨,或因唐觊觎庾妻钱秀芬已久,终成悬案。

钱秀芬肖像图。(南方周末资料图/图)

庾恩旸的英雄人生在35岁戛然而止,逝世后被民国政府追为陆军上将。他的两位兄弟也非等闲之辈,皆为商界名流,重义轻财,并投身政界和社会活动。弟弟庾恩锡曾任昆明市长,喜园林,昆明的庾家花园便是他亲自设计建造的私宅,现已辟为吉林棋牌网。1950年,庾恩锡投滇池自尽,后人举家迁往台湾。

“原来庾澄庆的祖籍就在这里啊”,汉服姑娘们搞完了写真创作,有说有笑地飘出庾家故居。

丁子凌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